新闻纪实-就诊体验

我原本是学中药的,不是走投无路,不会选择中医

慈方团队 2018-09-26 14:18:27

提要: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中药专业的女儿于媛媛,大学初期学过一些中医基础,到后来就主要在药化、药物的提取和药物的研制上去做科研和学习。在父亲发病之前,没有那么相信祖国的医学,自己有病,还首选的是西医。如今为何笃信中医?




不是走投无路,不会选择中医





于媛媛讲述:父亲患“胰腺癌”后,自己由不信中医,到笃信中医的心路历程

 

是这样,当时是6月15号,我们把加强CT做完了之后,写的都很清楚,因为都是中文、盖着章,这么权威的诊断,当时诊断主任说的特别绝对,其实就是直接“判死刑”了,他的结论是“胰腺癌中晚期”。


当时,我也到外科去了,其实真的选择保守治疗,在当时那种情况,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走投无路,因为到了外科之后,外科的大夫说,如果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到50%,而且涉及到肝胆,包括里面的血管再造,要涉及到六个脏器,那么,除非家属强烈要求,我们就不给手术。

 

然后,等回到中医主任那边,其实他也蛮负责,(但)他当时的言语对我们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因为他直接判了就是“死刑”,而且是当着我父亲的面、我母亲的面这样去说的,都没有就是说进行回避。


我有的时候心里常常不平衡这个事情,但是又希望能怀着一个感恩的心,毕竟他(中医主任)检查出来了,他当时的原话是,没有办法保守治疗,也没有什么药可以吃。


然后我父亲说,你这个手术(我)能不能好?他(中医主任)说,好不了,只能就是增加你的生活水平。

 

他说,你这只能吃一个药,只能吃“安乐死”(的药),国家还不让吃。这可能是一句玩笑话。

 

但是,我不知道我们一家三口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全都是绝望,真的就是绝望。

 

因为我本身还是念了五年的中药,我是99年的辽宁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学的是中药专业。刚才您说的对,确实医药分的厉害,我们只在初期的时候还学过一些中医基础这样的,到后来就主要在药化、药物的提取和药物的研制上去做科研和学习。

 

我说心里话,我在学习的时候和在我父亲发病之前,我没有那么相信祖国的医学,这是真的,虽然我学了五年,就是我有病,还首选的是西医。

 

我觉得中医有好多很神秘的地方,是解释不了的。因为这个解释不了,又因为因人而异,比如说同样的中药的方子,或者说不同的煎煮(方法),它效果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作为年轻人来说,我不是走投无路的话,我不会选择中医。

 

但真的是上网也查了好多,“胰腺癌”一旦被诊断就是癌中之王,其实就是判了一个“死刑”。如果说能手术我可能还会摇摆,当时没有办法就是走投无路,我希望能尽一个女儿的全力,最起码我来过北京。


我就问我同学在毕业以后分到北京也是在药物行业工作的,他其实并不熟悉我们的贾(海忠)老师。他给我的原话是,这个病(胰腺癌)一般谁都不会担责任为你推荐医生,他说,作为同学他说如果我是道听途说,我就不推荐了他(贾海忠医生),虽然我没见过(贾海忠医生),我还是觉得跟我说的人是知根知底的,他说,你去试试。

 

然后,我就这样一个心态,真的就是试试,然后也希望我爸能散散心,就来了。

 

贾海忠主任与于静柱及其女儿媛媛亲切交流


来了之后,首先就是贾老师给的“定心丸”,对于我父亲的病情我觉得特别重要!他看了之后原话说,你这个不是死症,就不是死症,我能治!

 

我当时那种感觉,就是想哭的感觉,可能因为一直在父亲面前要保持自己的乐观,我从来没当着父母面去哭过,但当听贾老师说的话,真的就象溺水的人去抓住稻草一样!

 

然后,就相信(贾老师),真的是一种福气,然后从一开始我是一周、两周来一次,然后现在是一个月(来一次)。

 

贾老师说,会越来越好。父亲的一些有二十几年、三十几年的慢性病也都有改善。

 

所以,我现在就是对祖国医学,真的我觉得不相信真的是太可惜了!而且作为中国人还在去质疑?

 

因为,父亲的生病全部亲属都知道了,而且亲属也会有很多同事、同学、朋友,周围有很多得癌症的病人,他们说法很多(可能是误诊了),我觉得误诊这个真的是没有常识的。

 

因为,中国医科大学在我们东北在沈阳是很知名的,这样的三甲大医院,有影像、有片子、有检验,结果都在这里。


我就是很可惜那些明明知道有希望的(病人),自己又说自己没有希望的人,真的是最远的距离就是从他那儿,挪到这儿(慈方中医馆)来。

 

很多人嘱托我,就说,得什么病,能不能问问大夫能不能治?我真的觉得特别无奈,我觉得你来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我说,你实在是觉得怕找不到(慈方中医馆),你跟我一起上北京来,反正我每个月都跟父亲来。但是,(他们)还是就不来,还是在质疑。即便是已经不具备手术条件的叔叔、阿姨,他们还是在观望我父亲的所谓的再一次复诊的结果,他们才会觉得真的是相信(我父亲得的是胰腺癌)。

 

但是,等到那个时候,或者说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我觉得不知道,真的是生死由天?

 

中医不是无能为力的,中医在这些所谓西医判死刑的病上是有很明显的疗效的。

 

所以,我是愿意为我父亲的病情和未来更多的有一样病情的患者家属来随时打电话来咨询我或者来问真实性都没有问题,因为我希望通过贾老师和他的团队能够造福到更多的人。

 

我也特别感恩,贾老师不但是救了我父亲的命,也拯救了我们一家。因为我个人实在没有办法面对,父亲六十七、八岁就离我而去。我们理想的年龄是原来说是一百零八一百零八岁,现在我也觉得父亲应该活到90岁以上,我才能够去接受父母有一天会离开我的现实,真的是这样,现在都好起来了!

 

慈方中医馆 一个有用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编辑:刘彦臣;校对:贾岱琳、赖敏强

声明:本文为采访视频实录,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平台的观点。

登陆 |  注册

联系我们

  • 咨询热线:13240492245/010-52473050
  • 电子邮箱:cifangmt@163.com
  • 工作时间:8:30-17:30(周一至周日,节假日不休)
  • 就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东路19号中国铁建广场1号楼1层104室慈方中医诊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东路19号中国铁建广场1号楼1层104室慈方中医诊所 咨询热线:18510746855/010-52473050
慈方中医馆 版权所有©2016 京ICP备16051152号